谭大虫

画我想画,做我所想
ins:max.tamxxi

征集建议,意见,想法,评价,谢谢各位老大哥们🤔

在长城的时候,大师兄说,只要有人能劈一字,我就请他吃饭。结果齐刷刷一排人在压腿长城下…

不记得哪个博物馆了,一群小学生个个拿着苹果板,感叹,中国小学生真有钱,真有情调。其实真的不用这么早就娃娃抓的,毕竟不是每个孩子都是神童啊……

在青州的一个小街里,有好多苍蝇小馆,价钱都非常便宜,6块钱可以吃到撑到走不出去,童子鸡才12元一只,虽然我觉得鸡是臭的。

在M5o的时候看到好多好别致的画廊,好像把自己的工作室也变成这样,偷偷拍了好多照片,即使不允许拍照。

刚到北京的时候,遇到一家超市,发现一个叫什么的维c霜,据说很好用,据说过了此地就没有此货,于是波跟琪琪一人买了十几瓶。

在上海的时候,等一家叫上海菜的私房菜餐厅,旁边的别致的餐厅有个神奇的糖水叫姻缘糖水,于是我们画了十九大洋买了一杯。拿到手就懵逼了,不要欺负喝了二十年牛奶西米露的广东单身贵族妹子…

嘉峪关下来的时候六点多,山下的店铺都关门了,而我们肚子饿的直打滚,眼巴巴看着放着大饼却不开门的小格子铺不肯走。

到杭州的时候,我们住的地方比较山,只能靠点外卖维持一顿晚餐。以及在南京新买了相机的波,根本没停的在拍照,即使在酒店里面。

在上海的时候,嘉雯跟鱼好像以为后面没有车一样,在车尾窗后面跳舞。